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8th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單獨約會進行薪酬談判時,不要試圖聯合集體的力量,沒有人比老闆更懂得利用人在利益追求上的私心。幾個人擰成一股繩去談加薪,領頭的那個往往會成為犧牲品,跟從者倒多少能得到一點實惠。因此切勿帶一幫「小弟」前去切磋,一切依靠你自己。 不要攀比許多企業都採用薪酬保密的原則,因此與老闆談加薪時,不要與周圍的同事比較。正確的做法是,你得表現出強烈的自信,擺出自己為公司做出的貢獻,用事實說服老闆。 目的明確你的目的是加薪,而不是走人,所以一定要含蓄地表達出對企業的忠誠。如果傻到揚言「不加薪就走人」,就等著面對難堪的結局吧。 選準時機談加薪的時機相當重要,可選擇了公司大賺了一筆、老闆心情極佳的時候去談,只要明確列出自己出色的業績、勤勉的工作態度、重大的成果和近期接受的專業培訓等,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知己知彼還要弄清業內的行情,如果你的薪水已經處於一流水平,要加薪只能轉行了。其次,要弄清老闆類型,如果他是那種從不主動為員工加薪說明他可能有些剛愎自用,最好採取比較迂迴的加薪戰術,具體方法見下一條。 迂迴戰術巧妙地將獵頭公司正以雙倍薪水挖你的消息送進老闆耳朵,如果他還不採取行動,那麼顯然,在他心目中你還不值那麼多。但這也有一定的危險,因為他一旦知道你懷有二心,對你就會心生提防。

| 27th Jan 2012 | 一般 | (3 Reads)
(1)伴隨客人或長輩來到電梯廳門前時:先按電梯呼梯按鈕。轎廂到達廳門打開時: 若客人不止1人時,可先行進入電梯,一手按「開門」按鈕,另一手按住電梯側門,禮貌地說「請進」,請客人們或長輩們進入電梯轎廂。 (2)進入電梯後:按下客人或長輩要去的樓層按鈕。 若電梯行進間有其它人員進入,可主動詢問要去幾樓,幫忙按下。 電梯內可視狀況是否寒暄,例如沒有其它人員時可略做寒暄,有外人或其它同事在時,可斟酌是否必要寒暄。 電梯內盡量側身面對客人。 (3)到達目的樓層:一手按住「開門」按鈕,另一手並做出請出的動作,可說:「到了,您先請!」。 客人走出電梯後,自己立刻步出電梯,並熱誠地引導行進的方向。

| 26th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交際與口才,是每個人生存根本。生活與職場的談判力度。就像一個滑輪,要麼別人順從你的意思,要麼你順從別人的意思。 主觀感覺,看似簡單,卻又複雜。表面上,當我們與人說話時,是乎沒有思考,是乎又在做深層次的過捻與交叉思索。 如何在職場中獲得談判的主動權。除了先聲奪人以外,還需要更多的加工改造。甚至需要更多的裝點與包裝。 就如女子容貌一個最貼切比喻」三分姿色,七分打扮」。一個人的內斂與果敢,不是裝出來的,而是在不斷的總結與提煉中挖掘改造出來的。 就如執行力的掌控與調配一樣。充滿了契機與偶然。在商務談判中,人際交往除了認同感以外。更需要看你的對方辯友的精神狀態與所處的環境。 商務談判是一個大型會議廳。男人通常希望看到女對手,卻又不希望看到。女人談事情很容易拖磨,很容易得利不饒人。遺憾的是,再理性的女人,依然會帶有感性色彩。 這對男人來說,或許是資本,或許是漏洞。最重要的是看那個男人,對這個女人抱著什麼樣的態度。不是所有的商務談判。男對女要麼是男方贏,要麼是女方輸,這就是一種很難理清的較量。 假如男人與男人的商務談判,女人與女人的商務談判。結果又不同。男人之間通常很乾脆。女人之間比較注重細節,甚至愛計較。這種談判的樂趣。有些好玩與靈動。 在生活人際交往談判中,表象是和諧,裡面蘊含更多的內容。不然為什麼許多人都抱怨:做人是人生中最大的學問。為什麼我們提倡「難得糊塗」「適可而止」而不是尖銳? 我們會在合適的時間,遇不到合適的人。不合適的時間,又出現合適的人。感情如此,生活也如此。有時你無意中得罪誰,或者別人為什麼要陷害你,不得而知。『禍從口出「這句話一點不假。言多必失,失多必言」 無論是朋友,同事,夫妻,長輩交往之間。除了仔細掂量彼此談話方式內容以外,更多得是要抓對手的心與重點主題,找準對方口味,投其所好,這樣你才會展露本色,獲取更多機會。 談判力,是一種,人際交往的哲學。一種表面看似簡單,其實又相當費神的事情。所以不需要所有人喜歡你,有70%的人,對你的評價很好。你就是最大的贏家。

| 22nd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時光匆匆,有些總在不經意間間悄然改變了。老媽近日來總說膝蓋疼,懷疑得了風濕。我說:「媽,風濕是老婆子得的,你還沒老到那種程度吧!」她歎了歎說,「真的老啦,我自己知道,身子沒有以前好了。」   仔細回想,原來時間從沒有停留過。以前的老媽在我看來就是歌凶悍的人,有打壓一切的氣勢。我就是在她的強權政策下,成了百毒不侵的厚臉皮。我也一直堅持著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的態勢,一直跟老媽做這頑強的抵抗。漸漸地,我不在是唯命是從的小孩,我跟她爭吵,氣得她啞口無言。   高考考完,成績不是很理想。老媽說,你考的不好,再復讀一年吧。我當時就反駁,再復讀也就考出這樣,我要上大學去。出乎意料的,老媽並沒有像以往那樣的強勢的說我要你怎麼樣你就該怎麼樣,事情比我想像的順利的多。她依依不捨地送我離開,我的內心卻是興奮多餘不捨。我長大了,不在需要庇護和聽從。   離家的頭一個月期間,老媽幾乎每天一個電話哭訴她想我了。我總嘻嘻哈哈的說,我在家的時候你不是說巴不得我早些走,看著煩嗎?老媽你現在的樣子就跟小孩子似的。老媽說,你大了,不能像以前那樣吼你,不然你又不高興了。等你打個電話,就是等不到,還要我跟你打。   寒假回到家,老媽一個勁的說著她不如意的事情。我聽多了就有些不耐煩了。媽,你說一件事,你有必要整天整天的重複念叨嘛,都不閒煩的嗎,跟個老太婆似的。「你媽本來就老了,也不想出去玩就想說說話」好好,你說,我聽,讓著你還不行嘛。有時候,我還時不時的說兩句,你都一把年級了,都不知道自己照顧自己。   時間輪換,轉眼間,我們成了依靠。我們從需要照顧的孩子,成了父母的依靠。我要把自己變成強壯的大叔成為父母的保護傘,像曾經的他們那樣.

| 21st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在我安葬完父親的半年後,二姐又匆匆的走了。   我的童年是在姐姐的陪伴下長大的,為了我有人看護,姐姐沒上過一天學,竟至我該上學了,姐姐已經超過了上學的年齡。   姐姐天資聰穎,好學上進,語言表達能力特強。在幫大人們料理全家十幾口人的日常生活的勞動間隙,姐姐竟悄悄的靠自學完成了小學的全部課程,連毛筆字都寫的清秀而工整。老師常常拿姐姐做我們這些學生的榜樣,並不止一次的對大人們說,這娃耽誤的太可惜了,我教了幾十年的書,就沒見過這麼聰明的孩子。那時,我們那個封閉的小山村也沒女孩上學,在愚昧的鄉親們心中,女孩總歸是要出嫁的,上學是男孩的事。姐姐不知為此流過多少淚,但年齡大了不說,就姐姐一個女孩去上學是不可能的,那會引起鄉親們嘲笑的。儘管父親也常常為此而深感遺憾,並盡可能的利用農村人難得的空閒時間教姐姐認字。記得有一件事曾引起全村人的轟動。當時搞社教,住隊幹部讓學校三年級以上的學生都背誦一段快板書,誰背誦的熟悉流暢,誰就在有公社領導參加的全大隊社員大會上去背誦。經過層層選拔,在開會的先天晚上的預演中,我們五個背的必較好的學生上台背誦,前面的四個都結結巴巴,輪到我背誦時,忘了的地方,姐姐就給我提詞,住隊幹部等我結結巴巴背誦完後問姐姐:你能背誦嗎?姐姐竟一口氣很流暢的背誦完了長達八十句的快板書,一字不差。第二天的大會上,自然是姐姐上台去背誦快板書。姐姐穿一件當時農村最普通的那種小藍花棉襖,上台下台都給父老鄉親們恭恭敬敬大大方方的鞠了一躬,鄉親們不習慣鼓掌,當看到公社領導帶頭鼓掌時,我平生第一次看到鄉親們那用幹農活一樣賣力的經久不息的、發自內心的掌聲。   姐姐心地善良,吃苦耐勞。我們那時全村吃的都是山下的泉水,我每天早晚上學前和放學後,都要和姐姐一起去山下抬水。每次下山時,姐姐都獨自背著很沉的木桶,只讓我拿個扁擔,上山時,她總是把桶挪到自己最近僅能邁開小步的位置,我常常讓她朝我這邊挪點,她每每總是說:「你還小,正長身體,不能掙(累傷後落下後遺症)了。」平日裡,在生產隊幹農活,姐姐總是乾的最快最好,放工後,姐姐還要順便給豬割草,回家後,又幫著做飯。在我的印象中,姐姐總是忙碌著。姐姐的針線活做的既快又好,晚上大都幫那些孩子多而做不了衣服鞋子的鄰里做針線活。   姐姐從小定的娃娃親,和那個人沒見過面,心裡十分不願意這門婚事。但我們當地農村把退婚看做一件很丟人的事,習慣勢力有時如洪水猛獸,不得不違心的屈服。姐姐最後還是嫁到了那個山溝裡,那個她不喜歡的地方不喜歡的人。出嫁那天,全村的鄉親們都來為姐姐送行,尤其那些和姐姐年齡差不多的姑娘們,一個個哭的像個淚人,她們既是同情姐姐,也是對自己將要面臨的無法自主的婚姻的哭訴。   姐姐是個很要強的人,在自己心靈受到巨大扭曲的心態中,她仍然沒有失去對生活的熱愛和創造。她把幾乎所有的聰明才智都用在了改造生活和改造小山溝的建設上。幾年下來,她的融入,使一個原本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小山溝和那裡的山民們都充滿了活力。   幾十年艱難的歲月終使姐姐積勞成疾,我特地接她到西安。在動手術的那天,我送她到手術室門口,姐姐回過頭來勉強的衝我笑笑說:「不怕,姐姐挺的過去。」手術很成功,姐姐恢復的也挺好。我開車送她回家的那天,姐姐特地到縣城轉了幾家飯館,最後選定一家,點了好幾個菜,很高興的說:「今天姐姐要好好謝謝你,多虧有你,姐姐創過了這個鬼門關,今天姐姐請你。」一句話說的我淚如泉湧,哽咽難語。姐姐啊,你為了我,一生的聰慧被耽誤,你埋怨過誰?你為家、為親人、為鄰居,做了多少好事,你要求誰感謝過?姐姐可能是意識到了什麼,趕緊說:「好了好了,都是姐姐不好,別哭。」   我們共同度過了父親離去的那些痛苦的日日夜夜,想不到,僅僅半年時光,姐姐就匆匆的走了。噩耗傳來,我大病不起,竟不能去參加姐姐的葬禮,為她最後送行。   姐姐,一路走好。

| 18th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敬愛的父親: 明天我又要回老家了,為的是在您三週年忌日的時候接待親朋和鄉親而提前做好準備工作。你走後半年,我二姐就走了;今年初,我大哥也匆匆的走了。每一次安排他們的後事,對於我來說,都是一種精神折磨。我慶幸您老人家晚年沒有經歷這些人間痛苦。 您離開我們已經整整三年了,一千多個日日夜夜裡,我已經不記得多少次默默的以淚洗面,又多少次徹夜難眠…… 過去,每年回家過年是我長時間的期盼:不用說,我每次回家前幾天,久不住人的房間裡的火炕您必然已經打掃的乾乾淨淨,而且必然將火炕燒過許多遍了,您總怕火炕初燒返潮,怕兒子睡著不舒服。 在寒冷的渭北黃土高原,滴水成冰,坐在熱乎乎的火炕上,我每每總能感覺到您那份愛子的火熱心腸。尤其,每天天麻麻亮的時候,怕吵醒我睡覺,也怕我知道了生氣,八十多歲的您總是躡手躡腳的將外間的火爐生著,使整個房間暖烘烘的。那是真正的家的感覺啊,快五十歲的兒子,在您的眼裡,還當個孩子一樣的照顧,時時處處都無微不至的釋放著您的深情的父愛。 您走了,我將我母親接到了西安,為的是早晚好有個照應侍候。之後幾次回老家的感覺,我真的好傷感。沒有人再會早早的去燒炕生火,沒有人再關心我的冷熱饑飽,那冷冰冰的家裡,再也感受不到家的溫暖了。家對於我來說,已經沒了原有一切的溫馨感覺,說真的,我有點怕回老家了。 無論窮富,沒了父母的家,便沒了溫暖,便沒了那份喜悅的氛圍……

| 5th Jan 2012 | 一般 | (1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